fbpx

甚麼是RED-S相對能量不足?

RED-S Is A Real Problem For Some Runners

對於一些跑者來說,運動中相對能量不足是一個嚴肅的問題。

Jesse Thomas曾是一名三項鐵人精英選手,作為兩屆鐵人賽冠軍,他的長跑補給方式有點特殊。在贏得第一個冠軍之前的幾年,他有時會24到48小時不吃飯,而另一邊仍然堅持訓練。

 「那真的很糟糕。」他說:「但是努力訓練是運動員的職責,所以當時並不覺得不正常。」另外,他也想進國家隊,認為減肥能幫助他達到目標。這種限制飲食的方法雖然有效,卻又適得其反。「我的體重減到了最輕,但我的身體真的很虛弱,那一年半一直受傷。」

不幸的是,這種限制飲食的做法雖然極端,但並不反常。據估計,超過20%的運動員沒有攝入足夠的食物,儘管許多人並不是故意限制,但考慮到訓練強度,他們也會遇到身體能量不足的問題。

Elise Cranny是Bowerman Track Club的精英跑者,她最近在社交媒體上直言:「人們需要更關注運動中相對能量不足(Relative Energy Deficiency in Sport,RED-S)。」她提到自己的經歷:「嚴格控制自己的飲食,會減少攝入的食物種類,導致我的月經出現問題,過了一段時間才意識到這不是一件好事。」業餘跑者也可能因為能量不足,導致運動表現不佳、荷爾蒙失衡等一系列負面影響。

什麼是運動中相對能量不足(RED-S)?

從最簡單的意義上講,RED-S意味着與你所需的能量相比實際攝入不足,比女運動員三症候群的涉及面更廣,症狀通常為月經暫停、能量利用率低和骨質流失。瑞典Linnaeus體育科學副教授Anna Melin博士說,RED-S是一個更廣泛的概念,突出了問題的複雜性。「能量利用率低對男性也有影響。」

你不需要多麼瘦。「正常的體重也可能因為沒有足夠的能量而影響激素的分泌,蛋白質的合成及恢復。」Melin說。RED-S和飲食失調之間也有重疊,但它們不是一回事:「能量利用率低可能是因為飲食失調,也可能是無意中發生的,因為缺乏對運動特定的能量需求的認識。」愛爾蘭都柏林大學臨床營養學和營養學副教授Clare Corish說。通常,能量利用率低會導致進食障礙,而進食障礙也會反過來導致能量利用率低,但並不絕對,也有能量利用率低而沒有進食障礙的情況。Melin補充說:「能量利用率低的原因可能是缺乏食欲,而這是高強度訓練中的常見現像。」

預警信號與健康風險

聖地亞哥州立大學運動醫學研究院教師Fabio Comana說,這些症狀與過度訓練的症狀相似。意味着疲勞、情緒變化、運動表現下降以及受傷風險增加。區分RED-S與過度訓練,Comana建議在10天內減少50%到70%的訓練量,其他不做任何改變。「如果事後你覺得精神飽滿,可能只是訓練過度的問題。」他說,如果你的症狀在兩天後再次出現,那麼可能是RED-S。應盡快找專家咨詢,避免導致更嚴重的問題,如骨質疏鬆、心臟病、肌肉萎縮、免疫力下降和抑鬱等。要獲得確切的診斷,還需要對骨骼健康、心血管、內分泌和代謝功能等相關領域進行檢查。Melin說:「我們會採集血液樣本來測量激素,評估身體成分和骨骼健康水平。」

Advertisements

治療和預防

一項針對RED-S、旨在恢復能量的治療計劃,可能與飲食紊亂或能量不足的治療方式有重疊。密蘇里州MaCallum飲食失調中心的咨詢和運動心理學家Riley Nickols說:「當你處於飲食失調的中間階段時,很難識別它是哪一種病症。有時,圍繞食物、訓練或身材的混亂心態會在運動中常態化。」加大治療的難度。

不管怎樣,我們都需要對運動員和教練進行更多這方面的教育。Nickols說:「多數體育從業者的本意是好的,只是有時做法會偏離專業領域。」因此,除非你認識專業的運動營養師或理療師,否則不應自行設定體重目標,或參考他人給出具體的營養建議。

Nickols說,無論是運動營養師還是理療師,咨詢相關專家都是解決難題的關鍵。「不要低估問題的複雜性,盲目相信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。」當Thomas和Cranny意識到他們的策略無效時,剛好都走到了人生的一個十字路口。Thomas在沒有入選國家隊的時候重新思考自己的訓練方法,而應力性骨折也讓Cranny明白身體能力的局限,她找到一位營養學家,指導她對飲食做了一些細微、可控的調整,還請了一位理療師來協助。有些根深蒂固的思想和習慣很難改變,但是,正如Thomas所說,「一旦我找到了平衡,就離成功更近一步。」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