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
來自丹麥的旅者-Torbjørn C. Pedersen

原文刊於《Runner’s World 跑者世界》香港版2021年4月號

一名正環遊世界的旅者,因為疫情而被迫滯留於香港。但卻因為跑步,反而有機會深入了解這片彈丸之地。

來自丹麥的Torbjørn C. Pedersen,又名Thor,由2013年起,他開始環遊世界的計劃,目標是以不坐飛機的方式,走訪全球203個國家。至2020年為止,他已經到過194個國家,只餘下最後9個。但是就在2020年的1月,打算經由香港轉在坐貨櫃船去帛琉之際,卻碰上全球疫情急劇爆發,多個國家禁止外來旅客入境。結果Thor便一直留在香港,直到現在已經超過400天。

「很多人問我為何仍留在香港,包括香港入境處。我還在香港的原因,是因為餘下9個還未到訪的國家,有7個的邊境依然封閉着,包括澳洲等。雖然斯里蘭卡和馬爾代夫沒有封閉邊境,但是這兩國距離香港卻太遠,暫時都未有方法,可以不坐飛樣到達,而我實在不想就此完結我的旅程,也不想破壞我的計劃,所以只好暫時留在香港,等待世界回復正常。」在旅程中,Thor在每個國家多數都是逗留不過兩星期,最長的在黎巴嫩也不過100天左右,這一次在香港連續留上超過400天,當然不是在他的計劃之中。不過他決心完成這個旅程,而且為免自己的計劃中斷,被遣返丹麥。Thor在香港丹麥海員教會找了一份船務助理工作,利用工作簽證繼續留在香港。「現在我持有香港身份證,就像過着一般香港人的生活。」

Advertisements
幸好找到一份與船務有關的工作,Thor才得以成功申請香港身份證,繼續留在香港。(受訪者提供)

不過身為一個旅行家、探險者,他口中的一般生活當然不只是每天上班,下班回家煮煮晚餐,周末在家休息這樣簡單。在香港的400天,他非常懂得利用佔香港7成土地比例的郊野公園,經常以越野跑的方式參觀香港:「我小時在丹麥住在一個只有120人的小村落,媽媽讓我加入當地的體育會,開始發掘了我對跑步的興趣。長大後,因為我住在郊外地方,一星期總會有3至4次到野外跑步,亦有參加一些10公里的賽事。到2010年,我為了挑戰自己,在柏林參加了第一次的馬拉松賽事,第一次跑3小時40分,時間還好吧。不過對我個人以言,我喜歡訓練多過比賽。」

Thor在香港短短1年已走過香港不少地方,單是港島徑已全走5次。 (受訪者提供)

跑步是一個很好的減壓的方法,也是我發掘新地方的方式。

至今他已經一次過走完100公里的麥理浩徑,花了只不過是19小時,5次完走全段港島徑。而Thor亦是一位喜歡訂立不同的目標,找尋不同的挑戰去推動自己的人。最近他為了紀念自己來了香港第400天,更是嘗試一個由美國軍人David Goggins發起的「The Goggins Challenge」,即是連續48小時,每4小時就要跑4英里(6.4公里),兩日總共跑77.25公里。在這48小時內,Thor有在運動場跑,有在貨櫃碼頭路跑,亦有到港島徑跑,最終完成挑戰:「這個挑戰很有趣,不只是體能上,而且是在精神上的磨練,因為休息的時間很短。要我在日光時間跑步是沒有太大問題,大約在32至33分鐘就可以完成一段,但是最辛苦的是要凌晨4點這些時間起床跑,還要花時間回家、吃東西。不過未試過是不會知道身體會有甚麼反應的,例如我就在第12次,即最後一次的4英里,異常的精力充沛,十分有趣,亦學習到很多。」

Thor展示他遊歷世界的紀錄,他已踏足193個國家,只餘下9個便踏遍地球。

Thor已經計劃了要在離開香港前,完成香港的四大山徑。一個陌生人因為偶然的原因而滯留,反而開闢了另外一個新的眼界。在這400天,Thor所走過的路可能已經比大部份的香港人為多。而他總有一天會再次踏上他的旅程,走訪餘下的9個國家,完成他的計劃。用他的故事,包括在香港的特別經歷,繼續啟發不同的人。
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