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
周漢聶 Hanniel Chow 傻得夠快活

為了奧運夢,斷然放下香港的一切,遠赴英國進修兼閉關練跑。

有清晰的長遠目標和計劃,能否將之實現,取決於決心,以及對目標的熱衷程度。周漢聶為了奧運夢,斷然決定放下香港的一切,遠赴英國進修兼閉關練跑,甚至切斷所有網上社交,目的就是希望能夠成為首位代表香港出戰奧運馬拉松的男跑手。你可能會說他傻,但他傻得夠快活,而且有清晰目標

原文刊於《Runner’s World 跑者世界》香港版6月號

那年21的周漢聶,在2019年一鳴驚人,先在3,000米障礙賽打破香港紀錄,其後在初馬跑出2小時25分27秒成為當年的本地全馬一哥,刷新渣馬的本地跑手紀錄,繼而代表香港出戰亞洲錦標賽,風頭一時無兩。

他從啟蒙教練王春榮身上學會「心有多大,世界就有多大」。那時他的目標,早已放在取得2024年巴黎奧運馬拉松的參賽資格上:「我覺得無論在香港打破多少次3,000米障礙賽紀錄,甚至跑到8分鐘內都不會有人留意;而且這個項目在香港很難有機會去到奧運水平;但是馬拉松不同,努力過後我是見到有機會的。如果真的去到奧運,至少可以讓香港的學生看到,奧運選手同時也能兼顧學業,令日後香港的家長都可以放心讓孩子練跑。」所以在中文大學心理學畢業後,周漢聶依然決定以巴黎奧運為目標,可是當中的10多分鐘差距,不是馬上能拉近的,而是至少需要幾年的計劃:「最初的理想是希望能夠在香港全職訓練,即使不能全職,也至少能以跑步為重心,輔以贊助及兼職工作,薪水夠支持自己基本生活就夠。」但計劃是理想的,現實則是疫情開始後,他幾乎沒有任何的贊助支援,同時欠缺比賽及訓練受阻,亦令他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。隨之而來的傷患,甚至令他有一段時間被迫停止訓練。於是他決定開始嘗試不同的工作,找一個平衡點,成為一個斜槓族,尋找其他的可能性。

一年的斜槓族生活

周漢聶最初在中文大學的一間研究室工作,掛名研究助理,製作有關情緒研究的紀錄片:拍片、剪片、燈光、後製「一腳踢」;同時他也會做補習工作,將自己讀書的方法傳授給學生們:「拍片的過程中慢慢學到了不同的東西,並將我的一些想法放落去實踐,建立一個系統、自己的秩序,是我喜歡做的事情。」但他也直言,失去了大學的保護,到走出社會就是對整個社會的人,無疑有一段時間迷失過。

Advertisements

及後,他到了一間教會做多媒體製作總監,找到自己喜歡製作的內容,在疫情下把禮拜的過程以網上直播的方式帶給教友。雖然在斜槓族這邊他慢慢找到了方向,繼續做下去也足以維生;可是同時也發覺,這樣的生活方式卻令自己的奧運夢愈來愈模糊:「製作影片有時會工作到很夜,甚至通宵,無可避免的影響自己的生理時鐘。可知跑步人是需要有一個規律的休息時間,這個生活的方式令我沒有太多的空間專心去練跑。加上我是一個重視感情的人,會花時間和家人、朋友相處,變相太多的事情,難以專注在跑步。」

為夢想斷捨離

於是,他為了巴黎奧運這個夢想,決定在2021的下半年離開香港,負笈英國牛津,期間只會專注練跑、讀書、做音樂這3件事情;其餘與香港的大部份關係,他都會斷捨離:「我已經跟朋友說,巴黎後才會再見。我的電話會轉、社交媒體交由專人負責,只會與教練及經理人保持密切聯絡。我就是需要那一種專注,因為要成為一名奧運選手,就應該抱着一個與世界斷絕來往的心態。」要做,就要做到極致,這是運動員的藝術,也是運動員與一般運動愛好者的分別。

在很多人眼中,過着朝9晚5的生活,放工或放假可以跑跑步,放鬆一下,已是理想生活;但有夢,是應該及早去追求的。周漢聶甚至形容自己這次出走,是一次高風險的賭注。押上的,是自己的信譽、青春,若這次失敗,不知道會否有下一次,會否再有人支持:「所以一定要很專注、認真、盡力地去做,即使輸也會心服口服。」

引用本地樂隊TONICK其中一首歌曲《T.O.N.I.C.K》中的歌詞:「到最尾怕咩無結果,我有乜錯,啱嘅故事太多,收聲我想將錯就錯,到最尾再睇吓最初,起碼我做過。」那就好像說到他即將會面對的經歷。無論結果如何、付出的努力是否值得,其他人難以評價,但至少他試過,做過,無悔人生。

"
"
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