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
298公里的意義—張敏怡

每年農曆新年對跑山的朋友來說,有着不同的意義,有着一件非做不可的事情。香港四大山徑超級挑戰(Hong Kong 4 Trails Ultra Challenge),60小時內完麥理浩徑 (100km)、衛奕迅徑 (78km)、港島徑 (50km) 及鳳凰徑 (70km),方可稱為完成者(finisher),敢於挑戰的跑友於他人眼中都是勇者,有着深層的意義。
Photo:受訪者及William Leung、Jean-Luc Karlin、馬木幾提供

原文刊於《Runner’s World 跑者世界》香港版2022年3/4月號

「完成者」的稱號得來不易,連日來不眠不休於連走不同的山徑,對參賽者的體能、意志也是極大考驗。今年農曆新年依然有一班挑戰自我極限的跑友,繼續嘗試征服四大山徑,跑到梅窩碼頭親吻綠色郵筒,以57小時53分43秒打破四徑女將時間紀錄、成為「完成者」唯一的女將張敏怡正是其中一人。

「我覺得參加四徑的挑戰者好癲、好傻,這樣做又會弄傷自己,或許大家為了感受『辛苦』才參加這個挑戰。可是,四徑就是有種令你想一再嘗試的魅力。」2年前曾參加過一次,張敏怡坦言覺得沒有下一次,辛苦之餘又受傷,又需要長時間復原,「這種辛苦是常人不會想試,可是看到去年的挑戰者那麼熱血,便很想再試多次,希望打破到60小時內完成的關口。」對於真正喜歡運動的人而言,不斷挑戰及突破,才是他們終身的信條。這種躍躍欲試的感覺,讓從小喜歡運動的張敏怡,還是願意踏上四徑的起步點,再次感受又癲又傻的三天兩夜。

張敏怡於60小時內完成挑戰後,於綠色郵筒旁接受香檳洗禮。

四徑的不一樣世界

有別於其他越野跑賽事,四徑全程長達298公里,由於沒有大會的補給站支援,挑戰者們事前要準備充足,難度可謂是另一個層次。「始終比賽有支援,跑手可以用高速來跑,但四徑不一樣,本來就是一個挑戰,理論上不是跟比別人比較,我的心態都是贏自己及突破時間,非要勝過別人。」挑戰從來都是跟自己鬥,四徑特別之處是挑戰者均希望彼此能夠完賽,一同享受整個旅程,感受這個與平常比賽的不一樣世界,「平常比賽大約160公里,可是四徑的過程很漫長,尤其是第2晚的渴睡感是平常比賽不會遇到,精神與身體狀態完全陷入崩潰。」

四徑時於山上的三天兩夜,遇到的突發事情可真不少,「四徑整個挑戰太長,很難推測所有事情,所以我暗地準備了兩個時間表,分別是趕到凌晨3時與6時班次船的部署。」這3小時的分別對張敏怡而言是關鍵,亦是她從上次挑戰時汲取的經驗,「我沿路一直計算分段時間及進度,不過後來真的很想睡,頭腦已不太清晰,覺得已經跑了很久,才發現原來一直在預算時間內。我在衛徑的時候,一直經歷着這些。」

Advertisements
衛徑中途要由藍田搭港鐵到太古,張敏怡把握時間拉筋放鬆,不浪費每一分一秒的時間。

孤獨路上的振奮陪伴

有驚無險地,張敏怡還是克服了衛徑的陰影,繼續追逐她60小時內的目標。長路漫漫,張敏怡表示越野跑大多數時候是一個人孤獨地跑着,不過四徑近兩年採用不同出發時間賽制,女挑戰者先陸續出發,才讓她有種特別體驗:「我們在屯門起跑,跑到草山時候,『聰sir』(黃浩聰)已經追過很多人,當然包括我。」四徑挑戰者之間未必有太大的競爭性,這令他們之間充滿愛與力量,張敏怡直言黃浩聰邊跑邊鼓勵她:「聰sir陪我跑了20公里,那段對他來說可能是輕鬆跑或熱身,但他沿路給予不少鼓勵,甚至表示相信我有了之前的經驗,相信我可以60小時內完成,讓我得到不少力量。」

跑友間的陪伴與鼓勵,於長達298公里的四徑的挑戰中也不至於太孤單,張敏怡還遇到「火車sir」(林成業),二人結伴同跑一段時間,雖然不是長距離,但已讓她非常窩心:「漫長的四徑很多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跑,尤其是每個人的速度不同,不會有兩個人由頭到尾一起跑,所以每次偶然遇到挑戰者都是值得珍惜的事。」

我們女生夠膽嘗試及訓練,也可以做到的。

女生完成者的意義

從第一次參加時未能成為完成者,到今年捲土重來以57小時53分43秒成為第5位「完成者」,打破居港英籍女跑手Nikki Han於2019年寫下的舊紀錄(58小時20分),同時亦是歷來第2位完成者「女將」,種種的意義非凡。以女生身份成就如此,張敏怡笑言事前從未想過:「我之前沒打算可以有如此成績,去到終點時很多人跟我說話,不過我都真的忘記了,因為太累同時又太開心。Nikki於起點時跟我說,知道我懂得如何處理,相信我會做到的,她真的給予我很大的肯定。」越野跑與其他運動一樣,男女總有體能方面的差別,同場較量的話,女生的速度或力量或會「輸蝕」。不過,只要你肯嘗試的話,世事卻沒有一定的說法,「其實我發現女生的耐力也不錯,女生或許未能跑到男生的速度,但她們可以長時間維持一個中上速度,跑到100至150公里時會比男生快也不一定。女將的耐力真的未必差太多,我覺得如果我們女生夠膽嘗試及訓練,也可以做到的,亦期望之後幾年的四徑有更多女跑手,特別是香港人,做到四徑的完成者。」

張敏怡正筋疲力竭地向昂坪進發。

四徑的特別難度

四徑每年會新增規則提升對挑戰者的難度,除了沒有明確起跑時間外,今年新增了從山頂跑至中環的一段「全斜路」的路段,連張敏怡大呼容易受傷:「以前支援我的人會在山頂駕車載我下去,但今年改成用雙腳下山,距離大約3公里,但最辛苦是落斜路,極之損害膝頭及浪費時間,所以時間上的部署也要兼顧。」正是這些規則難度,令完成四徑的挑戰者感到真正征服這298公里的考驗,如果可以挑選一些規則的話,最想新增哪些?張敏怡苦苦思量後,還是笑着拋下一句:「我最想他們不要再增加難度。不過,我於下年不參加了,未來幾年也不會,參加一次四徑最少要休養2年,真的!」雖然張敏怡表明暫不參加四徑,可是她還有另一個目標,「待開關之後,我最想參加一次UTMB。」

John與Sam Sam為張敏怡提供支援補給,是她成為「完成者」的背後功臣之一。

越野跑的愛與友誼

今年成績突出的不止是張敏怡這位實力女將,曾經在四徑中途伴她跑過一段路的好友「聰sir」,以46小時55分15秒成為最新的四徑紀錄保持者。看到「聰sir」打破紀錄,張敏怡直言毫不意外,也為他高興:「他一向是跑界最強的人,以他的實力定會破紀錄的,加上他於四徑前才跑畢香港100不久,即使是神人也會累,可是他就是狂衝,體能與能力簡直是外星級別。」運動就是如此,雖然彼此間或會暗地比較,可是一同進步或完成才是他們的內心所想,「參加這項運動當然讓我鍛鍊到耐力、鬥心與堅持,不過我收穫最多是朋友及關心我的人,大家一起經歷不同挑戰的朋友,這些愛與友誼會一直長久下去。」人會老,體能也會漸漸下降,現在做到的事未來或許未必做到,惟跑友間的回憶與經歷,能夠實在地烙印於生命中,這就是運動與友誼的魅力。

張敏怡於恆益士多得到黃浩聰的鼓勵,跑友間的友誼與支持實在非常難得。

Advertisements